• A
  • B
  • C
  • D
  • E
  • F
  • G
  • H
  • I
  • J
  • K
  • L
  • M
  • N
  • O
  • P
  • Q
  • R
  • S
  • T
  • U
  • V
  • W
  • X
  • Y
  • Z
  • 卡牌
  • 拍卖
  • 交易
  • 区域控制
  • 骰子类
  • 角色扮演
  • 建设
  • 投票
  • 抽象
[黄金体验]魔兽卡牌力作《你强力吗?》
作者:黄金体验  来源:  发布时间:2010-02-24 17:31:01

  

 

  

  创意:黄金体验

  美术:田品吕口

       本文为[黄金体验]给自己女儿的连载~

  (01)

  我在《魔兽世界》的第二身份是牛头人战士。

  第一身份是会长兼主坦克兼团队领袖。

  算上杂七杂八,一张标准名片都未必能容纳如此之多的头衔。

  (02)

  PVE+部落=萧条

  即便副本的上限变成25人,也没有哪个公会开出两个大型RAID团队。

 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苟延残喘。

  (03)

  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。

  公会的美眉是这么评价我的。

  其实我宁愿换个死法,比如……那个词叫什么尽人亡来着?

  可惜我没能如愿成为铜须。

  “等到公会DOWN了谁谁谁,我可以歇歇了。”唯一的奢望。

  (04)

  自欺欺人的状态持续了两年。

  我率领公会从第一个谁谁谁DOWN到了第N-1个谁谁谁。

  如今,伊利丹——第N个谁谁谁——还在曾经被人推倒了无数次的老地方翘首以盼。

  我却无奈地站在黑暗神殿的脚下,以45度角仰望影月谷阴霾的夜空。

  看不到半点曙光……

  (05)

  从TBC的设定引发大量玩家从PVE向PVP转型,到2007年的“金猪传说”导致大量育龄会员的AFK,

  我找出许多进度萎靡不前的理由。

  然而归根结底,混乱邪恶的一面认为:自己的会员比较差劲。

  通俗的说:你们不够强力。

  (06)

  开组等拉,BUFF等加,吃喝等送,药水放家。

  笑什么!说你呢!

  攻略不看,喜欢乱串,走位不好,第一扑倒。

  别看别人!就是你!

  (07)

  又是一次没有任何希望的RAID。

  我猛地抓下耳机,摔在一旁。

  平时我烟酒不碰。

  所以幸好现在身边没有这些东西。

  (08)

  “你们的装备绰绰有余了!”这句话我今天喊了九十八次。

  “打成这个样子对得起自己的装备吗!”这句话我今天喊了七百八十四次。

  RAID结束了,我吃了许多雪糕。

  不仅仅因为嗓子喊得冒火。

  (09)

  半夜,我从床上一个猛子坐了起来。

  我感觉自己被漆黑与寂静紧紧地包围,很符合电视剧的桥段。

  冥冥之中,大事即将发生。

  闹肚子,我冲向了洗手间……

  (10)

  好一顿折腾,结果睡意全无。

  开机,进入《魔兽世界》。

  “老大怎么这么晚上线?”一个美眉问道。

  “公会的事情让我寝食难安。”我文绉绉地回答。

  果不其然,“老大你辛苦了,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。”

  我对后半句话浮想联翩。

  (11)

  [1.综合][一个名字]:ZAM强力队开组!9Q1来个2T!要会打的!环保装别M!

  发送给[一个名字]:熟练工求组,谢谢。

  [一个名字]悄悄地说:贴装备!

  发送给[一个名字]:[坦克眼镜][毁灭者护肩][卡兹洛加之心][太阳卫士腿铠]

  [1.综合][一个名字]:ZAM强力队开组!9Q1来个2T!要会打的!环保装别M!

  发送给[一个名字]:[毁灭者手甲][坚韧卫士火枪][淡泊胸铠][恒金外壳护腕]

  [1.综合][一个名字]:ZAM强力队开组!9Q1来个2T!要会打的!环保装别M!

  发送给[一个名字]:?

  [1.综合][一个名字]:ZAM强力队开组!9Q1来个2T!要会打的!环保装别M!

  发送给[一个名字]:……

  [1.综合][一个名字]:ZAM强力队开组!9Q1来个2T!要会打的!环保装别M!

  键盘铿锵作响:好歹我是不用BUG拿3个箱子的MT,2T小意思吧。

  被屏蔽了。

  我感到了属于智商层次的羞辱。

  (12)

  碰上传说中的强力党了。

  于是乎我在综合频道幽怨地吟唱:

  格鲁甚低端,玛胖亦不堪,毒蛇菜一盘,风暴渣一般。

  海山不够看,黑庙靠边站,若要强力团,还得卡拉赞。

  群众纷纷表示赞同。

  (13)

  郁闷,下线。

  结果我梦到自己接受面试。

  我笔直周正地坐在座位上,像个听话的小学生。

  考官提问:“你哪里毕业的?”

  “卡拉赞!”我脆生生地回答。

  (14)

  午饭了,同事又在一起为了竞技场的宏图草拟大业。

  “马上S4了,终于可以打出一番名堂了。”一块辣子鸡化为乌有。

  “早就看那个骑士不顺眼了,要装备没装备要意识没意识没意识要技术没技术,赶紧开除。”一碗酸辣汤灰飞烟灭。

  “是啊,靠,否则我们的队伍肯定1600。”一条红烧带鱼在我眼前莫名地消失。

  “一日为便当,终身为便当!”我暗暗诅咒,顺便恶狠狠地把剩下的菜汤全部倒进了自己的饭盒。

  (15)

  插播,说说我的账号。

  Z是前文所说的牛头人战士。

  F才是我的大号,身份证为证。

  F属于服务器最早一批的德鲁伊之一。

  那时猎人的终极天赋大抵相当于战士的割裂。

  德鲁伊其实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(16)

  Z的主人高三了,眼前的独木桥摇摇欲坠。

  我一时斯巴达,放手了F,接手了Z。

  如同我当初一时斯巴达,继承了公会。

  (17)

  可是民间的传闻略有出入:

  F的治疗太差,放哪个组哪个组是死亡之组。

  谢天谢地,终于有一天,我迷途知返了。

  次日,我开始以Z的身份祸害整个团队。

  (18)

  Z的主人考上了大学,同时告别了《魔兽世界》。

  我赞成他的决定:在乎大学的学生越来越少了。

  (19)

  不知道多久以后,我费劲周折才找到了F的密码。

  起因,是越来越多的新人不解地在公会频道询问:

  “那个‘群狼之首’是会长吧?怎么半年没上线了。”

  (20)

  插播结束。

  这天的RAID依旧搞笑,后来,我索性把合格的和不合格的队员分为两组。

  结果为10比10。

  还有5人我认为是在玩棋牌游戏,不便划分。

  我就纳了闷了:同为卡拉赞的队伍,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

  (21)

  管理层开会。

  A:赶紧招人吧,否则公会要垮了。

  B:我们的进度中等偏下,谁愿意来啊。

  C: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培养新人。

  D:乡下小服,哪来的新人……

  E:有倒是有,不过素质实在不敢恭维,尤其是血精灵和脑残体的组合。

  F:老大呢?怎么不说话?

  (22)

  一个陌生的名字正在和Z私聊:

  “茴長夶夶~~~[70]永恒水瓶湜哪個渶雄諨夲哋~~~幇杧莋孒妑~~~”

  (23)

  RAID总要继续。

  生活更要继续。

  我把公告改为:51黄金周公会放假。

  有人善意地提醒,今年没有黄金周了。

  我脑袋“嗡”了一下。

  (24)

  我确实累了。

  准确的说是对Z的身份累了。

  “今年51不游戏,游戏只用德鲁伊。”我如是打算。

  (25)

  德鲁伊是个神奇的角色。

  可以攻,可以受,可以奶。

  为此我准备了好几套装备,编号:德鲁一、德鲁二、德鲁三……

  (26)

  德鲁伊,变形,出发!

  结果F再次遭遇霸天虎的强力阻挠。

  (27)

  正当我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加天赋,便被队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的速度踢出了团队。

  “你的血不够。”

  “你的蓝不够。”

  诸如此类。

  其实我只是在需要德鲁二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换下德鲁一的装备而已。

  (28)

  特此声明:

  “再划水的话,男的没JIJI,女的没MIMI。”曾几何时,我还有兴致插科打诨。

  尽管我对划水之人无比厌恶。

  因此即便是小号,我定然不会以东方不败的人生观价值观要求自己。

  (29)

  当初公会卡拉赞开荒的时候,Z的身边有过野德、有过鸟德、有过猫德、有过树德。

  总之从来没有缺德。

  所以我很清楚德鲁伊进入卡拉赞的装备条件,而且一如既往地超额完成任务。

  非常牛逼非常娴熟的高玩都是这么做的。

  (30)

  接下来公会的成员基本卡拉赞毕业。

  除了一个猎人,口水“凤凰弓”很久了。

  我们很够意思,陪他刷了一次又一次,未果。

  他本人不想刷了,反倒被硬生生地拽进副本。

  “你放弃了对得起我们吗!”一帮大老爷们泣不成声。

  (31)

  其实我还有个头衔:

  布莱克汉·水晶制造者。

  (32)

  后来,国服大跃进,太阳井世界事件直接进入最终阶段。

  猎人第一时间购买了无情打击之驽,听说还是两把。

  他在公会频道刷屏:感谢9C!

  大家私下低估:这孩子完了,说胡话了。

  (33)

  总而言之,F的硬件和软件足够“卡拉赞到此一游”的。

  再说从前的装备什么水平。

  再说当前的副本什么难度。

  怎奈痴情的脚步追不上变心的翅膀。

  我甚至怀疑强力党是不是从《巫妖王之怒》的时代穿越而来。

  (34)

  F的卡拉赞求组之旅以被鉴定为“混子”而结束。

  我盯着自己的人物发愣,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  原来是装备频繁更换,“一键换装”插件出了问题。

  我看到了胸毛在燃烧……

  (35)

  半响,我听到刚才踢我的未遂队长高喊:强力法师求组KLZ!

  还是半身绿装。

  不过人家自诩强力自然资本雄厚,天赋还有5点盈余呢。

  (36)

  “强力”的衡量标准:

  坦克:血量

  治疗:治疗量

  法系DPS:法伤

  物理DPS:攻击强度

  其他,无视。

  (37)

  偏偏有人火上浇油。

  “会长,德鲁伊练级需要注意什么?”

  “不想成为圣骑士的战士不是好盗贼。”

  我在说什么呀?

  (38)

  后来我加入了一个日常英雄副本的队伍。

  血精灵、脑残体、你强力吗,同组法师应有尽有。

  F站在(趴在)队伍的前面,熊躯一震。

  (39)

  我们的目标是“抖擞教主”的成名之处:暗影迷宫。

  F被门神破胆怒吼。

  F被法师破口大骂。

  (此处作者省略50字)

  (40)

  旁人帮忙解释并不是F拉不住怪。

  坚持认为自己过分强力导致OT的法师顺便赏给他们一顿粗口。

  法师旋即退组了,四个人面面相觑。

  (41)

  四个人麻将打了两圈,还是找不到人。

  我说我换号吧,时间不早了,大家打得快点。

  不一会儿,F退队,Z入队。

  同队的牧师忽然要来队长,组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强力法师。

  (42)

  “赶紧过来,帮个忙,这个战士以前带过我的小号。”

  “靠!你又拿我送人情。”

  “少废话,你的小号还不是我养的。”

  “老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……”

  “战士,你把德鲁伊换回来吧。”另外两个人说。

  夕阳透过窗帘照在我的脸上,暖暖的。

  (43)

  5月3日我没玩《魔兽世界》。

  我玩了一天《美少女梦工厂》。

  主角是我4个月的女儿。

  (44)

  三天假期稍纵即逝。

  19:00,Z上线了。

  有个新人在公会频道左一个“哥哥”右一个“姐姐”的认亲,嘴巴很甜。

  “现在的新人真懂礼貌啊。”我啧啧称赞。

  一看名字,暗影迷宫的法师。

  (45)

  Z饶有兴趣地把他组进了RAID队伍。

  Z饶有兴趣地接受他的溜须拍马。

  Z饶有兴趣地检阅他的战斗记录。

  Z认为这人还不至于不可救药。

  (46)

  最后Z表明了身份,而且尽量以90后的语气安慰他:

  “没事~~~以后好好打~~~大家是兄弟嘛~~~小CASE啦~~~”

  对方回了个窘迫的表情:

  “谢谢老大~~~偶不会让你失望滴~~~”

  其实我的表情比窘迫还要窘迫。

  (47)

  我以为挽救了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叛逆少年。

  事实证明我已然落伍了。

  第二天,法师跑到别的公会去了,据说当晚拿了3件T6。

  (48)

  “我碰到过更夸张的。有个卡拉赞毕业的萨满同意加入我们,前提是保证一套T5。”

  一个官员格外激动。

  “假如是可塑之才,没问题呀,我们T5随便FARM了。”

  我不解。

  “他说别的公会用橙色装备招聘他,被他回绝,来我们公会纯粹是给我们面子。”

  说完,他贴出几件金灿灿的家伙。

  小凯哥哥的私房货。

  (49)

  同事的竞技场队伍解散了,最高积分停留在1700出头。

  其中几个准备转服,根据官方的解释:“我们服务器的环境太差了。”

  这次我倒是没泼冷水。

  有多少人不认为自己的环境差呢?

  不仅在游戏领域。

  (50)

  临走之前,大家一起打了一次卡拉赞。

  组来组去还差个DPS,需要外援。

  我很想大喊“不强力的别来!”,徜徉在横陈的玉体之间,惬意地挑肥拣瘦。

  算了,30的人了,报复社会有啥意思。

  (51)

  一个术士美眉在我面前跳了几下。

  她怯生生地M我:“我可以去吗?肯定不拖后腿。”

  我看了看她的装备:零星的卡拉赞装备和公正徽章装备。

  其它的全是制造装备和声望装备。

  附魔完好,珠宝齐备。

  公会名字第一次看到。

  我一阵心酸,组了她。

  (52)

  她说她卡拉赞打得很少,平时上班没有时间,还总被强力党拒绝。

  你们真是好心肠。

  “对不起”和“谢谢”是她一路上说的最多的两个词。

  她没做错什么。

  我没做对什么。

  (53)

  她的DPS全程第2。

  我把纳斯雷兹姆心灵之刃分给了她。

  附魔的同事告诉我,几乎是在拿到匕首的同时,术士美眉给了他附魔的材料和50G。

  以及,谢谢。

  (54)

  第二天,这位同事破天荒地请大家喝奶茶、啃鸭脖子。

  “我不走了。”趁着大家注意力分散,他若有所思地说。

  (55)

  我没有习惯性地邀请术士美眉加入公会。

  因为我知道,我要AFK了。

  现在女儿一见到我就“咯咯咯”,弥勒佛的那种笑容,没有一丝杂质。

  妻子幽幽地说:“孩子太容易满足了……”

  (56)

  是时候了。

  (57)

  我尽可能尽善尽美地安排了“后事”。

  其实值得我动用全部人脉“介绍工作”的,无非十几个人。

  我的评价如下:

  他们的技术有待提高。

  他们的装备差强人意。

  但是。

  他们的态度强力无比。

  (58)

  下线了。

  两年了。

  耳边响起BEYOND的《海阔天空》。

  我泪流满面。

  (59)

  其实这是第二次AFK。

  第一次是在“风暴前夕”,由于生活、工作和感情等等原因。

  我回来的时候TBC刚刚开放半个月。

  我成了彻底的新人。

  (60)

  我用了半个月时间赢得了原先的尊敬。

  甚至还有不明真相的公会邀请我跳槽。

  作为暴雪的粉丝,《魔兽世界》我还会继续——当然,换种方式。

  只是,江湖,已经不是那个江湖了。

  (61)

  死亡骑士预备兵正在以一个星期一级的速度成长,WOWTCG倒是占据了我的大部分娱乐时间。

  先前我不明白东方的麻将和西方的万智牌有什么好玩的。

  某个中午,几个同事因为卡牌的规则问题产生争论,嘻嘻哈哈地以菊爆互相威胁。

  看到大家站在彼此的口水射程之内,我明白了。

  (62)

  兄弟,我真他娘的想和你一醉方休——我对合得来的同性网友这么说。

  亲爱的,我更想看着你的眼睛向你倾诉——我对合得来的异性网友这么说。

  要么同性网友无条件请我吃饭,要么我有条件请异性网友吃饭。

  目的始终没能达到……

  (63)

  现在我在现实中结交了不少牌友,我清楚大家可能仅仅是牌友。

  不过同在一个空间呼吸的感觉,很真实。

  (64)

  “我们应该设法保证游戏在满级后的活动,比如RAID,要能够容易得到进展——而在这一点上TBC是个巨大的失败例子。”

  ——Jeff Kaplan,《魔兽世界》主设计师。

  这句话让人充满希望。

  我更加希望,艾泽拉斯能够少一份真实的私欲,多一份真实的责任。

  相当拙劣的抒情。

  真实。

  (65)

  你强力吗?

  我是出来打酱油的。

  (66)

  差不多可以收手了。

  下个月的尿不湿有着落了。

  66的数字献给你,我的小公主。

  你看,我会做个强力的爸爸的。

相关评论

三国杀

游戏类型:策略类

游戏人数:2-10人

风声

语种:策略类

游戏人数:3-9人

魔兽世界

游戏类型:策略类

游戏人数:2人

崛起

语种:策略类

游戏人数:2-n人

卡坦岛

游戏类型:策略类

游戏人数:3-6人

乐游桌游馆

地区:北京,安慧

消费:20-35

凤凰桌游吧

地区:北京,朝阳

消费:20-30

大魔王桌游

地区:北京,朝阳

消费:20-40

集合石桌游

地区:北京,朝阳

消费:20-35

无限城

地区:北京,西城

消费:30

0